“世界新,心在中国”,中国一类新药2020年上半年再创佳绩

| 2020年11月29日 | 伊布替尼仿制药

2018年以来,我国自主创新药物进入蓬勃发展期。在新药评价、新重大项目和国家重大研发项目等领域持续创新的政策支持下,一批疗效好、安全可靠、价格优势突出的国产创新药正在打破国外药企的垄断,填补空白急需国产药品。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正式发布了突破药品试点、有条件审批申请和优先审评三项新药激励程序,这将为我贝特/贝斯特的自主创新药物带来进一步的实惠。图1近年来我国创新药物获批数量。注:1.新药,即国内外未上市的创新药物,包括国内品种和进口品种。2020年上半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6个新的1类药品:治疗药物5个,诊断试剂1个;地方创新药物5个,进口药品1个;新药1个。地方创新药物被列入国家重大新药发现计划。它们是根据药品管理局的首要任务批准的。表12020上半年我国批准的1种新药目录:西德尼·莫德和诺华的me better/best诊断试剂未列为本文重点。从临床效益来看,这些创新药物有的数据与跨国公司相当,有的呈现出“我更好/最好”的趋势。2019年底,中美两国批准的首个产品泽比替尼胶囊于2019年底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过去至少接受过一次治疗的成人外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成为国内首个获准并在美国上市的创新药物。今年6月,该产品在中国获准用于至少接受过一次治疗的成人外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和至少接受过一次治疗的成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患者。第一种上市的药物是伊布利布,该药于2013年获得批准。然而,第一代Btk抑制剂的口服生物利用度较低(f[i])。相比之下,zebitinib具有更高的靶向选择性,因此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伊布利布治疗复发性和难治性外套细胞肿瘤(pcyc-1104/spark/ray)的类似基线临床研究的荟萃分析[II]例如,370名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数为2(1-9),其中%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治疗方案。总结分析显示,总缓解率为%,完全缓解率为%,部分缓解率为%,中位缓解时间为个月。在刚刚结束的ASCO 2020在线会议上,Bacchus发布了其Btk抑制剂zebutinib治疗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患者的Aspen global head III期临床试验的最新数据。新的随访数据显示,与伊布利布相比,西比替尼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并且获得了更高的完全缓解率/非常好的部分缓解率。在平均数月的随访中,研究人员评估的总完全缓解率和非常好的部分缓解率(Cr+vgpr)在总体意向治疗人群(P=)中分别为西比替尼%和伊布替尼%(P=),且差距进一步扩大,与2019年8月的数据相比,差异更为显著。图2阿斯彭临床研究终点。同时,与ibuprotinib相比,zebutinib在安全性和耐受性方面有了显著提高,不良事件(AE)的总体风险较低,特别是在需要特别注意的不良事件中,如心房纤颤(zebutinib%vs.ibutilib%),显示出更有利的安全性。随着随访时间的增加,西比替尼试验组没有新的AE停药患者。总的来说,在这两个组中,因不良事件而导致治疗中断的总比例为西比替尼%对伊布替尼%,因不良反应死亡的患者比例为%西比替尼%对伊布丁尼%。与第一代Btk抑制剂相比,中美两国同时批准的第一类新药不仅在缓解率方面表现良好,而且表现出更高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已成为中国创新药物走向世界的代表。甲磺酸阿美替尼片是我国第一个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是豪森制药研发并上市的第一个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提示在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经TKI治疗后病情进展,EGFR T790M突变呈阳性。我国约50%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存在EGFR基因突变[III]。目前,针对EGFR突变的靶向药物已上市,但T790M阳性NSCLC患者经第一代药物治疗后,临床用药需求仍较大。根据2020年AACR年会公布的数据,在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临床研究中,1例EGFR未能接受以阿米替尼为一线治疗的EGFR-TKI,224例患者(其中23例至少有一个可测量的颅内病变)进行了中位数月的随访。总有效率(ORR)、疾病控制率(DCR)、中位无进展生存率(PFS)和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个月。orr为%,DCR为%,PFS中位数为个月,dor中位数为个月。图3阿米替尼II期临床研究结果。第一个第三代EGFR抑制剂奥西替尼的进口批准主要基于在亚太地区进行的aura17研究。166例可评价患者的结果显示,总缓解率为62%,疾病控制率为88%,中位持续缓解时间为个月,中位无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