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靶向药为啥要测基因?

| 2020年04月8日 | 靶向药

分类标签:靶向药

名医信箱: 您好!我是一名刚被诊断出患了晚期肺癌的患者,今年56岁,女性。由于发现得晚,医生说我已经不适合动手术了,建议我吃靶向治疗药物,据说比化疗的副作用小很多。但是,吃药前医生又要求我做什么基因检测。我家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之前做CT等检查已经花了不少钱。请问这种基因检测是不是非做不可?另外,靶向药物也挺贵的,不知要吃多久? 张女士 解答: 从您描述的情况来看,你的病应该属于非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是肺癌中最常见的一种类型,占肺癌的80%~85%。大部分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发现时已是中晚期,错过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机,只能选择内科治疗,以往最常用的就是化疗。2005年和2006年分别有两类靶向药物在中国被批准用于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失败后的二线治疗。而最近一年多以来,不断出现的新的临床研究数据将靶向药物提升到了一线治疗的地位。 研究发现,分子靶向治疗被认为是特异性非常高的个体化治疗手段。简单地说,就是并非对任何病人都有效。数据显示,大约30%的亚洲肺癌病人、10%的欧洲病人的“人体表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发生了基因突变,这部分病人如果接受分子靶向治疗,有效率达到70%左右。反之,没有基因突变的病人即使使用了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也没有效果。 因此,医生建议您先接受“基因检测”是有道理的,目的就是看看你的肺癌有没有发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突变”。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就可在诊断后直接接受分子靶向药物的口服治疗,无需再忍受化疗的痛苦和沉重经济负担的双重折磨。 以往由于无法对患者进行基因检测,只能根据经验选择用药的方案,仅有30%的患者能从化疗中获益;目前能根据患者敏感基因特征分型治疗,EGFR基因突变者有效率可提高到70%~80%,甚至达到95%的有效率,大大提高患者的治疗效果。对无EGFR基因突变者通过检测敏感/耐药基因,根据敏感/耐药基因来选择化学治疗,研究发现治疗有效率高达55%。通过基因检测可以让更多的患者得到有针对性的直接受益的治疗。

名医信箱: 您好!我是一名刚被诊断出患了晚期肺癌的患者,今年56岁,女性。由于发现得晚,医生说我已经不适合动手术了,建议我吃靶向治疗药物,据说比化疗的副作用小很多。但是,吃药前医生又要求我做什么基因检测。我家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之前做CT等检查已经花了不少钱。请问这种基因检测是不是非做不可?另外,靶向药物也挺贵的,不知要吃多久? 张女士 解答: 从您描述的情况来看,你的病应该属于非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是肺癌中最常见的一种类型,占肺癌的80%~85%。大部分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发现时已是中晚期,错过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机,只能选择内科治疗,以往最常用的就是化疗。2005年和2006年分别有两类靶向药物在中国被批准用于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失败后的二线治疗。而最近一年多以来,不断出现的新的临床研究数据将靶向药物提升到了一线治疗的地位。 研究发现,分子靶向治疗被认为是特异性非常高的个体化治疗手段。简单地说,就是并非对任何病人都有效。数据显示,大约30%的亚洲肺癌病人、10%的欧洲病人的“人体表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发生了基因突变,这部分病人如果接受分子靶向治疗,有效率达到70%左右。反之,没有基因

很多癌症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了肿瘤标志物变化、肿瘤大小变化,却不知道如何判断是否出现耐药、耐药了需不需要换药。

劳拉替尼为辉瑞开发的首个ALK三代抑制剂,目前处于III期临床。

  什么情况下使用靶向药?对于敏感性高的患者,化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出现转移的肿瘤患者,靶向药物确实能够控制疾病。

三、HSP90抑制剂与耐药

1月16日,由于副作用确实非常难受,停7080 两天。

所谓靶向治疗,是指针对已经明确的致癌位点设计治疗药物,药物进入体内会选择致癌位点发生作用,使肿瘤细胞死亡,同时不会波及周围的正常细胞,帮助病人实现高质量的“带瘤生存”。这些抗癌药物目前在我国主要依靠从欧美医药公司进口。

那么,您或您的亲属是属于国内无药可用还是治疗时机不到?还请您致电给我们的海康医疗,为您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吧。

目前肺癌靶向治疗已经有四种靶向药,项目采用并不是新药,而是易瑞沙的老产品。对此,吴一龙说,并不是其他药不适用,按理论推测疗效应当是一样,但不可类推。易瑞沙之前万/人/月,目前已降至5000多元且纳入医保,像在广州人均月自付不到1000元了。

目前的标准治疗,依旧是适合人群的术后辅助化疗。主要针对的是ⅡA、ⅡB、ⅢA期的术后辅助化疗。

、的部分,如果没有骨转等远端转移的话,每天的应能抑制癌细胞的。但对骨转部分的,估计要上到每天。这是大概数据,患者可根据自身效果情况酌量增减。如果原先易瑞沙能达到有效剂量,但耐药之后出现骨转等远端转移的话,可能

最常见Ⅲ、Ⅳ级不良反应为高血压16%、手足皮肤反应5%、血小板减少1%,中性粒细胞减少1%。

罗氏的抗癌三剑客:利妥昔单抗、贝伐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占据2-4位;

在国外的治疗指南中,索坦、多吉美多数被推荐为晚期肾癌一线治疗,而阿昔替尼及依维莫司被推荐为二线治疗。2012年美国NCCN肾癌指南对复发或无法切除的Ⅳ期肾癌(透明细胞为主型),将索坦推荐为一线治疗,其证据水平为l类证据;对特定的透明细胞多吉美推荐为一线治疗,其证据水平为2A类证据;将依维莫司、阿昔替尼、多吉美推荐为二线治疗。对于非透明细胞为主型,推荐依维莫司、多吉美、索坦为一线治疗,其证据水平为2A类证据。

以上访谈内容中出现的观点为个人意见,咚咚真实采访记录,但不代表科的观点和立场。由于治疗过程都是因人而异,请以医生的治疗指导建议为准。

+ [8 c2 J* j6 M5 I. N

很多患者后期无法再承受化疗,也不想再化疗,直接更换靶向药,这种做法多少会有些盲目,虽说肺癌里现在发现一代药耐药后,有50%~60%的可能是出现了T790M突变,然后选择三代药AZD9291,但这只是概率,不是所有人。所以还是推荐重新进行基因检测。

随着国家鼓励抗肿瘤药物进口的政策推进(进口抗肿瘤药物免关税等),以及本土药企新药的上市,靶向药物的市场规模将越来越大。

除上述列举的已经进入临床使用的靶向药物外,另外还有多种靶向药物正在开发中。

T-DM1(ado-trastuzumab-emtansine)是一种新型抗体药物,由曲妥珠单抗和小分子微管抑制剂DM1偶联而成,产生协同抗癌作用。最先应用于HER2 的乳腺癌,在赫赛汀为基础的治疗失败后国外将T-DM1作为二线首选,但是该药在国内尚未上市知名度不高。而在2017年ASCO大会中报道了该药用在HER2蛋白扩增(IHC 3 )或HER2突变的两个临床试验的阳性结果。其中采用T-DM1治疗HER2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试验中,有效率ORR为44%,PFS为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