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淋巴瘤治疗中的研究进展

| 2020年12月2日 | 奥滨尤妥珠单抗购买渠道

作者:管庆培,张婷婷,王先火,张惠来。单位: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科。资料来源:白血病淋巴瘤,2019,28(12):709-712。免疫检查点已成为肿瘤治疗研究领域的热点之一。以程序性死亡受体1/程序性死亡配体1(PD-1/PD-L1)抗体为代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在多种实体瘤中取得了显著的临床疗效。然而,在淋巴瘤中,只有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和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被批准为适应症,其他淋巴瘤的研究大多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尽管面临诸多挑战,研究者们一直在探索治疗人群和治疗方案,并取得了初步的效果。本文就2019年美国血液学学会年会上ICI治疗淋巴瘤的最新进展作一综述。ICI在nivolumab联合AVD方案治疗早期难治性CHL中的进展bruckelmann等[1]报道了navumab联合AVD方案治疗早期难治性CHL患者的II期双臂临床研究结果。本研究共纳入109例患者,按给药方式分为两组。A组同时用navumab和AVD方案治疗(4×navumab联合AVD方案),B组采用序贯疗法(4×navumab+2×navumab联合AVD方案+2×AVD方案)。治疗结束时,A组和B组的客观有效率(ORR)分别为100%和98%,完全缓解(CR)率为81%和86%,3级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的发生率分别为73%和78%。Navumab联合AVD方案治疗早期难治性CHL具有较高的Cr率和可控的安全性,为早期难治性CHL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Herrera等人[2]报道了一项多中心临床研究的结果,该研究是针对复发和难治性CHL患者,采用navelbumab和ice方案进行单次或联合化疗。本研究共纳入39例患者。所有患者均接受navumab单药治疗6个周期,Cr患者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无Cr患者接受navumab+ICE方案2个周期的化疗。37例可评价患者中,Orr为89%,CR为86%。最常见的iraes是恶心、呕吐、贫血、疲劳、高血压和低钠血症。1例患者有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复治难治性CHL首次抢救加用navelbumab联合ice方案治疗,Cr率高,耐受性好。Herrera等人[3]报道了navumab联合BV治疗复发和难治性CHL患者的结果。本研究共纳入91例患者。Orr为85%,CR为67%。74%(67/91)患者接受ASCT治疗。2年无进展生存率(PFS)为78%,2年总生存率(OS)为93%。接受ASCT的患者2年PFS率为91%。研究表明,新方案对难治性慢性肾衰患者有较高的安全性和安全性。虽然Chl对PD-1/PD-L1抑制剂的反应良好,orr较高,但单药治疗的CR率较低。因此,最新的临床试验转向PD-1/PD-L1抑制剂联合不同化疗或靶向治疗以提高CR率,进一步提高远期疗效。初步结果表明,联合治疗可使患者获得较高的CR率,不良反应得到控制,为复发难治性Chl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机会。2 ICI治疗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B-NHL)的进展,atzumab与抗CD20单抗联合治疗复发难治性B-NHL,palomba 1等[4]报道了阿特拉祖单抗联合奥比努珠单抗治疗复发难治性B-NHL的I-B期临床试验。本研究共纳入23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和26例滤泡性淋巴瘤(FL)。在42例可评估的患者中,FL患者的Orr为57%,DLBCL患者的Orr仅为16%。治疗后多数病情缓解的患者均可检测到CD8+T细胞的比例。atrazumab联合奥曲祖单抗对B-NHL患者有良好的耐受性,对FL患者疗效更佳。在2019年国际恶性淋巴瘤会议(ICML)上,Smith等人[5]报告了pembrolizumab联合R-CHOP方案治疗新诊断的DLBCL和3b-FL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共30例患者,其中DLBCL患者27例,3B级fl患者3例,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43%。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orr、Cr和PR分别为93%、79%和14%。PFS和OS的发生率分别为82%和97%。本研究表明,pemzumab联合R-CHOP方案治疗初诊DLBCL的CR率高于R-CHOP方案。此外,在2018年ash年会上报告了PD-L1抑制剂atzumab联合R-CHOP方案治疗DLBCL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表明,不良反应是可控的,联合治疗能取得较好的深部缓解,使DLBCL患者更有效